呼和浩特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龙迹 第八十八章 路遇昔年敌

来源: 分类:玄幻 查看:3次 时间:2019年06月06日

龙迹 第八十八章 路遇昔年敌

时值夏末,空气中还弥漫着一丝燥热。四野苍翠欲滴,蝉鸣鸟唱,蝴蝶翩跹。

两人一路向西,一路上有说有笑,大多是血泪儿在问及郭永东胜王国的事,已经郭永的过去。

巨阙剑可用意念召唤,被郭永丢在了血岛之上。两人身上除了遮羞布之外,就只剩下了一个水袋。

足足前行了数十里路都未曾看到过人家,两人只得继续前进。

“郭大哥,你说赵硕姐姐,倾城妹妹还有我,我们三个谁更漂亮一些?”血泪儿吃着郭永刚刚摘的野果,随口问道。

之前还高谈阔论的郭永闻言却瞬间哑火,心道:女孩子怎么都喜欢问这种问题。干笑了两声,郭永道:“你们三个各有各的特点,在我心中都是一样的。”

虽然知道郭永是在搪塞自己,但血泪儿依旧很高兴。毕竟不分伯仲,总比低二人一等要好。

两人边走边聊,正相谈正欢,前路却突然传了一阵阵打斗之声。

闻声,郭永立马拉停了血泪儿。东胜比之血岛要复杂太多,高手也要多余那里。郭永如今丹境五阶的修为勉强可以自保,但还是觉得小心微妙。毕竟现如今的血泪儿除了相貌惊人之外,在打斗中并没有能力保全自己。

郭永拉着血泪儿借着路边的树枝,树干做掩体,悄悄前进。待到前进了足足五十米之后,郭永终于看清了情况。

“石劲?花裳?北野龙?”郭永看着打斗的双方,不自觉的喊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名字。

打斗双方正是石劲花裳与北野龙还有**名青年,这些青年之中更是有三四人曾经在丹灵城对自己下过毒手。看到这些人,郭永不自觉的从心头弥漫起一股恨意,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如今石劲已经达到了丹境一阶,而花裳也距离丹境只有一步之遥。另一方的人中也只有北野龙达到了丹境一阶,但其他人却都是实实在在的元境九阶。石劲二人与对方相比,差距不言而喻。两人被围困与人群之中,应付起来相当的吃力。

郭永不知道石劲与花裳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为何会与北野龙相遇。但今日既然见面了,郭永决心不会放过这个昔日将自己差点送去阎王殿的人。

“你认识他们?”听到郭永莫名念叨出几个名字,血泪儿在一旁小声问道。见郭永点头,血泪儿继续道:“是优势方还是劣势方?”

“都认识,只不过优势方是敌,劣势方是友。”

“那我们帮他们一把吧!我看那位漂亮姐姐应付起来好吃力,像是受伤了。”血泪儿心生同情,建议道。

“再等等。”郭永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他能看出来石劲与花裳还有周旋的余力,想将这当成二人的一次历练。

一番激烈的交战之后,石劲将气喘吁吁花裳护在身后。眼光一直游走在北野龙等每一个人的身上,怒声道:“北野龙,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围杀我二人?就算是为了丹阳果,可是我们也未曾摘得。”

似乎是胜券在握,亦或是己方也身心疲惫,北野龙一方也没再出手,只是将二人围困于中央。

“这话已经说了无数次了,你不烦我听着都烦。”北野龙冷冷一笑,说道:“修炼界哪来那么多为什么,老子看你二人不爽,怎么了?不行吗?”

不等石劲开口,北野龙继续道:“还记得上次的丹灵大比武吗?若不是因为这个贱人和南宫梓语的矛盾,我会和你们打起来,会被付仇那小子偷袭淘汰。原本只要我进入丹灵宗,我与南宫梓语的婚事便可以绑死,全都是因为这个贱人。”

“是你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闻言,花裳却是毫不畏惧的说道:“就你这种失败了,纵使在别人身上找原因的个性,永远也不配成为强者,还是试图依附商盟,做梦吧你!”

“你。”北野龙竟被花裳气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好好好,你这贱人牙尖嘴利我说不过你,但你今天必须为你的牙尖嘴利付出代价。兄弟们,把这贱人的衣服脱了,今天我们就来尝一尝柔城第一美人有多么xahn。”

“你敢!”石劲顿时怒了,横在花裳身前,怒目而视,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我有何不敢,就你这大块头还想做护花使者,今日我便废了你,还要让你亲眼看到我们是如何在这贱人身上蹂躏。兄弟们上!”

随着北野龙一声令下,一行人再次动手,各种元技都轰了过去。北野龙更是直接找上石劲,招招打向后者的要害,让他无力顾忌花裳。

不久,北野龙便和一名元境九阶的青年将石劲和花裳逼着分开。花裳独自一人面临六七名同阶高手,顿时压力大增。原本就接近元气枯竭的她很快便被对方束缚住了双手,双脚。更是有一个人开始撕扯花裳的衣服。

那人一边粗鲁的撕扯着花裳的衣领,一边邪笑着道:“都说商盟赵家赵硕乃是我们东胜的第一美人

龙迹  第八十八章 路遇昔年敌

,不过在我看来略带妩媚性感的你比她更让人心动,在你的身上策马奔腾一定更加让人如痴如醉,黯然xahn。”

看着那些人肆意的轻薄花裳,血泪儿不觉皱起了眉头,她心中很是怜悯花裳,说道:“他们真是太坏了,怎么可以这么对付一个女孩子。”

不过,血泪儿的话还未曾说完,郭永已经扑了出去。

那人已经将花裳的衣领撕开,露出了里面的两团高耸的粉白玉兔。这一幕让那人兽性大发,贪婪的搓了搓手,吞了吞口水,便要伸手向那充满弹性的玉兔抓去。

这一刻花裳死的心都有了,已经嫌弃的闭上了眼睛,皱起了眉头。洁白的脖子因为咬牙太过用力,青筋凸起。这一刻,花裳莫名想起了那一日她与郭永石劲三人抢夺元丹书时候的情景,想起了与郭永的短暂羁旅。

念及此处,花裳竟是露出了一丝苦笑。心中想的是,若是少主就在此处,是不是就不会放任他人如此轻薄自己。只是可惜现如今,她二人对于少主的下落全然不知。

纵使受此大辱,花裳也不曾选择咬舌自尽,她还有自己的大仇未报,她必须活着,哪怕受尽屈辱的活着。

眼看那贼人的手就要落在花裳的酥胸之上,蓦然之间,一只大脚凌空飞来。前者还未曾来得及做出任何防御,便被那只大脚将胸口踩得塔下了进去,强大的冲击力使得他的身体飞出去了足足三十多米才重重的摔在地上,失去了任何生命迹象。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瞬间震惊住了所有人。就连那四个捆缚花裳手脚的人也连忙松手退后,生怕被来者一击毙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