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生网

流年邢者谈小说

来源: 分类:女生网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08月18日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机关食堂。已经十二点半了,他才端着碗筷,向食堂窗口走去。我抄起瓷缸,站在他的身后。他个头不高,只到我的耳根下方。他的头发大半已经掉光,裸露着黝黑的头皮。

“哟嘿,邢科长,还没吃呢?”食堂盛饭的师傅喊道。

“没有呢,刚一直在给领导安灯来。”他答道。

于是,我知道了他姓邢,是个科长。

这以后,我经常在食堂遇到他,时间大抵都在下班后十分钟。有时,他会和他妻子一起过来用餐。她妻子身材高挑,容貌端庄,只是岁月在她脸庞上刻下了难以磨灭的皱纹。他们两人各执一双筷子,共用一个碗,一边吃饭,一边说笑。

观察久了,我就发现,邢科长不是那种特别爱主动说话的人。但只要有人跟他搭话,他就会温和地接起下茬。

有一次,我坐的位子离他比较远,就轻声问旁边的人:“你和邢科长熟不熟?”

“啥邢科长?”他惊讶地问。

我示意他望向邢科长那边:“就那个,头发特别珍惜那个。”

“哦,你说他啊,他叫邢华光,管后勤的。”

“管后勤的科长算是个啥级别呢?”

“一个管后勤的,能有啥级别?叫他科长是抬举他。”

原来他这个科长,跟正科级、副科级没有任何关系。我顿时觉得,不应该调侃,说他头发特别珍惜。

一餐接一餐,我终于认识到,邢科长是这个食堂用餐次数最多的食客。饭菜做得好,他在食堂;做得不怎么样,年轻人都转身离去了,他也留在食堂;做得差,绝大部分人都夺路而逃了,他依然坚守在食堂。有天,我问他:“邢科长,红军过草地时吃的饭,你也能吃得下吗?”

“呀,比那好多了。食堂饭菜不赖,几十年了,都是这么过来的。”

他还说,他已经熬走好几拨掌勺的师傅了。每个师傅擅长做啥饭菜,做的味道如何,谁洗菜时洗的不干净,谁做饭时做得不认真,谁喜欢多放盐,谁喜欢多放醋,这些事儿他都门儿清。听他说起这些有趣的事儿,就感觉他是一个只出不进的事儿筐,一筐接着一筐往外倒。还总是倒不完。

去年七月,机构进行了部门改革。邢科长和我,到了同一个单位。他在后勤科,我在办公室。办公室康主任带领我去认识邢科长的时候,邢科长连说了五个好,最后加了一句:“俺俩早就认识了。”

单位换了,办公地点当然也要转移。邢科长原来的办公地点,是在大院锅炉房的旁边,一间狭小的砖瓦房。转移办公地点的前一天,邢科长就把家当全都拾掇妥当了。乔迁新居的当天,邢科长异常兴奋。他那布满皱纹的脸上,始终绽放着笑容,让我怎么也绕不过“枯树开花”这个词。他一个人拎着扛着一袋一袋一箱一箱东西往办公楼五楼运送,步伐矫健,足下生风,就算是服用了巨能钙的人,走起来也不过如此吧。沿着楼梯,他一层一层地跨来,在接近楼面的那一级台阶处,还像小孩子似的,喊一声“嘿”,调皮地做个高抬腿。

我说:“邢科长,我帮你拿吧。”

“不用,不用,这点儿东西,都好拿。”邢科长连忙制止了我。

“你手下的兵呢,振宇,怀福,都干嘛去了?”

“都有活儿,不用麻烦。”

在酷暑中,他一共跑了四趟。我实在憋不住话,就问他:“邢科长,还有啥东西没有,我去给你拿来。”

“没了,还有一个板凳,他们死活不让拿上来。”

他的衬衫早已变得拧巴,前胸后背都紧紧贴在了身上,而下摆却在他瘦削的身子两侧悠悠晃着。他还不闲着,用水浸湿抹布,擦起了办公桌。末了,他又开始挪动立柜,将立柜上下擦了一遍。立柜上的玻璃洁净如新,他对着玻璃,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他整理起家当,我在旁边帮忙。他扛过来的箱子里,有好多泛黄的文件。刚一翻开,就看到上面写着好多名字。所有的汉字都用小楷书写,谈不上典雅,却非常工整。早听人说,邢科长最大的爱好就是练习书法。

我问他:“邢科长,这都是啥文件?”

“都是后勤上的。”

“那怎么破成这样了?”

“这都是以前的,二十年前的也有。你看吧,这上面都是以前一起在机关干活的,好多人都已经不在了。”

我小心地翻页,名字一个一个在我眼前闪过。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完全不知。但他们在这些名单里,却让我感觉那么地真实。我看到每一个名字旁边都标有日期,邢科长说那是第一次见面的日期。而有一些名字后面,用括号括着三个字:已去世。邢科长说,已去世三个字旁边标的日期,是死亡日期。

我第一次察觉到,死亡也这么真实。这些早已不在机关工作的人,可曾想到,他们的名字,会和一个后勤上的老人一起,多少年后,还在这个地方?

那天,办公室收拾好了,坐在真皮椅子上,邢科长反倒平静下来了。他两眼盯着窗外,一声不吭,双手摩挲着,似乎不知道怎么放置才好。二十一岁进机关,三十五载风雨,如今,五十六岁的他,终于熬到了一个像样的办公室。我不知道他的感想。但我想,也许,机关里,许多白发苍苍的老者,临到退休也还是只有一只简陋的办公桌。而他,并无白发,他是不是幸运的呢?

后勤上的事情,总是突如其来。偌大一个综合办公区,任何单位都可能随时联系后勤。后勤科倒是有几个成员,但都是临时性质的,不会常驻单位。遇到后勤应急事务,我直接就通知到了邢科长。而他总是满口应承。他是我在单位里,唯一一个可以不经任何中转就能通知到位的所谓的科长。

有一次,办公楼三楼女卫生间,冲水设施出了故障,水哗哗地淌。临近女卫生间的工信局办公室打来:“赶紧来,三楼女卫生间,发大水了!”

“好的,随即就去。”

我马上通知了邢科长,他说那个简单,先把水箱旁边的开关拧住,等他回来修理。

“不好吧,我一个男的,去女卫生间,不好吧。”我纠结着。

“那怕啥,又没人,我不是经常去吗?”

可是,我依旧不想去。

“那你找个女同志,先去拧住,我一会就回来。”

果然,他回来得很快,冲水设施也修理得很快。

到了办公室,我说:“邢科长,还是你厉害啊。”

“嗨,这都没多大事。干后勤都干了多少年了,连这小事都干不好,怎么服务领导?”

“这是服务女同志。”我说。

“一样,一样,机关里的都是领导。”

他好像对刚才的作为很满意,而后就开始大侃起来。

“小临,我跟你说,诶,这个办公楼改造之前,那个时候,卫生间还没有水箱,都是老式的蹲坑的那种,那个时候,咋办了,都是自己用盆接水,往下冲。你不知道,有的人素质低呀,解罢手之后,不冲,咋办了,都是我接水去冲。你想想,大热天的,卫生间臭烘烘的,诶,都是我冲。下水道,我也经常通。有时候,下水道堵住了,领导要来,咋办,着急呀,不能叫领导看着啊,一堆一堆的,没法了,我就自己出手去通……”

我感觉,这是一个令人恻隐的故事,但这,却是邢科长真实的经历。

他终于谈到了我。他说:“你学历高,学习好,但实践上的东西还得锻炼哪。多的东西,都讲究方法。你比方说考试,技工考试,一张卷子,上头好几十道题,操作上都会操作,可这上面的题,不会,咋办了?我给你讲讲我的做法。还没开始考试的时候,跟旁边人多聊天,诶,挂闲话,问问他家是哪儿了呀,父母身体都好吗,闺女孩子学习都好吧,对,就这些话,叫他对你产生好感,最起码,不烦弃你。考试时,你说你哪道题不会,你说你看看他的,他能不让你看?你知道刘海生吧,俺俩一起去考试,他锅炉茶炉都比我会操作,为啥我过了,他没过,这中间的道理你懂了吧?”

这真是一个老生常谈的典型案例。

我感觉邢科长是一个老兵,述说着曾经最前线的战争,而不是一名老将,遥指着当年最叱咤的风云。

不管是装灯管、修水龙头,还是架电线、粉刷墙壁,后勤上干的工作,邢科长必定都要拍下照片,然后拿着找到我,让我把照片传到电脑上,再打印出来。他说,干了啥活,都得能叫人看着。好多照片,都是一个人干着工作,另一个人围着前一个人拍摄。照片中有他,也有后勤上的其他人员。

每次打印好后,他都笑着说声谢谢,然后将打印出来的A4纸,规规矩矩放入他办公室的立柜。

有次天降大雨,综合办公区完全停电。邢科长带领人员,抢修线路,在雨中摸爬滚打了一个下午。过后,还是有照片送到我面前。我说照片又黑暗又模糊,打印出来效果肯定不好。邢科长说出吧,这是工作程序。

打印出来之后,邢科长非要请我吃一顿饭。他说请了你那么多次,这次一定得去。

就餐是在一个饺子馆。他是那里的常客,因为每个过年的前夕,他都会来这个饺子馆买些饺子,送到那些逝去的老伙计的坟头上。

“邢科长,我咋听得那么瘆得慌呢?”

“诶,没事,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觉得没啥了。”

这个饺子馆生意很是兴旺,有很多年轻人。说是一起吃饭,点了五十个饺子,其实邢科长顶多只吃了二十个。他看看旁边的年轻姑娘,就问我:“小临,最近谈对象了吗?”

“额,还行。”

“谈的是啥样的?”

我当然支支吾吾了。

“我跟你说,这个谈对象啊,有两个东西,说啥也得把握住,不能丢。一是身高,不能低,身高低的话,这个,基因遗传,影响下一代,对不对?我当年结婚,认识你嫂子,哦,婶子吧,就是觉得她个高。那么多个低的,我都没娶啊。第二是啥呢,得聪明。你想想,你不聪明,那不很容易就被别人骗了?我在这一方面吃过亏,跟你说的,都是能用得着的话。”

“你个子不高,婶子咋看上你的?”我大胆地问道。

“我那个时候,甭管咋说,我一口咬定,说我在政府上班,就这,就跟你婶子成了。”

“不会是骗婚吧?”我笑着问。

“咋能是骗婚呢。我二十一岁进的机关,俺俩结婚是二十三岁来。小临啊,现在姑娘太难找了,你得多用点心啊……”

元旦已过,各种考核文件雪片一般飞来。

我负责编写考核材料。但这之前,我要和各个科室的人充分沟通,了解他们一年来的“政绩”。我问询了前面几个科室,负责人都说你看着办吧。但问询到后勤科时,邢科长说:“你先去问问其他科室,我好好想想。”

随后,邢科长拿了一张纸,递到了我面前。

“这个,是这一年的工作,大体不差。”邢科长说道。

我拿起纸条来看,上面的日期、人员姓名、工作内容都清清楚楚。他拖了一把椅子,在我身旁坐了下来,伸出手指点那张纸,说道:“这个,元月二十七号,局长办公室暖气不热,管道堵住了,换了一根管,还有俩接口,这是我跟振宇俩人换的。这个,二月三号,进了腊月,马上就该过年,要往楼顶放那宣传牌,那一天真冷,怀敏帮我扶着梯子,我自个把牌扛上去的,差一点脱手砸着人,这些你都写上吧.....”

这么琐碎的细节,我当然不想写到考核材料里去。我是个懒惰、不负的家伙,我会从上找到一个模板,添加一些附有本单位名称的东西,整出一篇材料来。而所有的后勤工作,在这篇材料里,不过也就是一句话,那就是;搞好后勤工作。

“多写点吧,这些师傅都不容易。上次,他们说工资太低,让我找领导,想增加点工资,结果领导说,财政紧张,没那么多钱。还跟我说,后勤上那些人,想干就干,不想干就走,不让我瞎操心。”邢科长说。

那么,多写点他们的话,就多一条表达他们诉求的渠道。何况,他们干的工作是实实在在的。我尽量把后勤工作的篇幅拉的长些,算在我心目中,对弱势群体的照顾吧。我没有多大力量,只有一纸文章。

这一天,邢科长被单位领导叫到了办公室。我从门缝里看到,邢科长正坐在领导的对面,低着头,一声不吭。

“饭可以乱吃,话能乱说吗?老大不小的人了,嘴咋那么不严实!后勤上那都是啥人,这话敢胡说吗?”领导批评道。

“有人提了意见,说你也该退了,你,考虑下吧。”领导又说道。

等他从领导办公室出来,我看到邢科长的眼睛红红的。他那一向圆嘟嘟的肿眼泡,已经拉长了那么一截。他回到自己办公室,关上了门。

原来,今年综合办公区进行系统改造。邢科长看到了招标书,见到了上面的施工价款。然后在后勤人员的歇脚处交谈时,就提到了这个数字。谁知有个人计算了一下,说这系统改造,一天费用竟然高达两千元!

这话真是连环炮,很快就由后勤人员传出了机关,传向了社会,对单位造成了恶劣影响,有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指责政府。

我所知道的是,单位领导三次把邢科长叫到办公室,批评教育。邢科长每次都是一个态度,低头认错。但私下里,他还是说:“我记得上次改造,一天也才花二百来块钱啊,这账还是不对呀。”然后有人说他:“上次改造离这次改造,差了多少年了,物价涨了多少倍了,你也不想想。”又有人说他:“老邢啊,你不是一直就想平安着陆吗,马上就熬出头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说句不如少说句啊。”还有人说他:“有个普京的发型,就真以为自己是普京了,说啥是啥?”

我推开了邢科长办公室的门,他正站在窗前,目不转睛盯着远方。

“邢科长!”我试探地喊着。

他会不会像之前的他一样,老顽童口吻说一声“嘿”?

我真怕邢科长一直转过身去,留下一个永远的怅然的背影。

共 491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用直白的语言描述了一位“老科长”的故事,通过老科长在工作中做的小事让人物立体起来,在单位这种大环境下,老科长显得有点可爱,乐于奉献,忠诚担当,但是又和周围的氛围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作者最后希望邢科长能继续保持自我,逆风前行,升华了主题。【:简乐诗吟】

1楼文友: 09:47:54 写的平实有力,继续努力

2楼文友: 09:49:1 不好意思,编者按中升华写错了,特此纠正。

产妇剖宫产术后便秘腹痛

剖腹产手术后护理事项

剖腹产术后吃什么

心绞痛要注意哪些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的症状
肾炎患者要多吃什么食物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