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幻

叮玲玲清脆的铃声打破了校园的夜晚(1)

来源: 分类:科幻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21日
“叮玲玲——”清脆的铃声打破了校园的夜晚,宁静的校园立刻沸腾起来,同学们象潮水般涌向校门。
回到寝室,我打开书复习今天的功课。利用睡觉前的一小时看书,似乎成了我每天的习惯,尽管要经受很多干扰,尽管要承受别人鄙视的目光,但我还是无法放弃这个习惯。
没过多久,突然“哐”的一声,门被踹开,是他们回来了。
“老四啊,都什么关头了,你还有心思看书。我真是佩服死你了!”老六从怀里掏出两瓶酒扔在床上冲着我嚷道。
“什么啊?难道新的班规对我们成了一种灾难?你们又要喝酒,刚刚才重申了校纪班规,你们还要犯错误啊!”
“男子汉都被女生整成这样了,难道不是一种灾难?”
“老四是如愿了,班规越严他越能安心的学习了。”老五挖苦道。
众人嚷嚷着说,“不行,今晚非得让他也喝酒不可,否则不是男子汉。”
“喝就喝,谁怕?”
于是,熄灯铃响过后,我们借着窗外淡淡的星光对酒当歌。在杯瓶碰撞声中,在烟雾缭绕的夜色里,我们七嘴八舌的讨论如何改变受气的局面。
我们班是全校出了名的“阴胜阳衰”,除了一个体育委员,其余班级大权全被女生霸占。
“班长也太不象话了,我们稍有出格就向班主任打小报告,今天更是变本加利,用更加严厉的罚款来整治我们。象她那样管理班级,集体的和睦遥遥无期了。”素来稳重的老大怅然若失道。
老六一脸怒气,愤愤的说:“总用班规制约我们,自习讲一句话罚款十块,我们可是金口玉言了!”
正在大家愤愤不平的时候,季峰象幽灵一样开门进来了。这个老二简直是神出鬼没,两年了我们没有谁能摸得透他,他总是很晚才回来,不是上舞厅就是上酒吧,而且总有花招骗过值勤人员在封门以后相安无事的回来。
看到我们在喝酒,他也要了一杯,“我就猜到你们会为今晚的新制度而发泄怨气的。酒是好东西,能解千愁。”淡淡的星光下他那深沉的绛紫色的方脸掩藏着他的表情,没有人能看出他的喜怒哀乐。
老大对我说:“别沉默了,老四,该在沉默中爆发了吧!”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读我的圣贤书,你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我淡淡一笑,又说:“自古‘官逼民反’,历史上维新变法不胜枚举,咱们可以借鉴‘公车上书’。”
老六一拍大腿,“对呀!我整天疯疯癫癫竟忘了群众的力量。咱联名上书,要求民主选举班干部。干脆,咱们先内定人选……”
大家齐声说好。
季峰突然站出来说:“咱们不能这么闹。咱们找班主任妥协一下不就好了吗?”他绛紫色的脸庞棱角分明,象一幅雕塑。
我小心翼翼的轻声说:“老二,你有什么好办法?你不是最爱热闹,今天怎么有些反常?”
“你是说以前我爱带头捣乱?”季峰扔掉一颗烟蒂,他脸上肌肉绽出。
我自知说错了话,伸了伸舌头,不再做声。他可是个暴怒无常、眼里揉不尽沙子的人。他曾用木棒把三个欺负他弟的壮汉打得头破血流;他用铁棍威胁校长解除他的处分;他也是一个英雄人物,一个月前,当我们农校差点被血洗的时候,是他用一把菜刀象发了狂的狮子一样把那些社会地痞吓得屁滚尿流。
火光一闪,季峰又点燃一支烟,“那是过去,我劝你们也不要跟班长过不去。这几年咱们班不和睦,是与班长的做法有关,当初又不是大家伙选的,不服民心,对她有意见是难免的。我又常带头跟她分庭抗礼:自习的教室赛过娱乐场;劳动任务没人干;各种活动不参加……仔细想想,咱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嘿,季峰今天是演的哪一出戏,悔过自新了?
季峰转过身望着窗外淡淡的星光,继续说道:“这难道是我们的本性?我们为什么不能以心换心和睦相处呢?”
老六嗤之以鼻,奚落道,“你是不是被班长收买了,做地下工作!我知道她是你的相好。”
“老六,不要胡说,逸清是多么纯真的女孩,不要拿她开涮。”我非常气愤。提到班长我的心里一阵异样的感觉,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可爱的女孩立刻在我的眼前闪现。
“好,我不提她,我知道你在暗恋着她,你们又是学习上的知己。但是我敢保证明天早上太阳一定从西边出来,老二都能洗心革面了!八成是他也喜欢上了班长吧,爱情这个东西真是神奇,为了她有的人宁愿被枷锁拷上!”
季峰忽地转过身,那绛紫色的脸上青筋暴跳,眼射寒光,巨钳似的大掌“忽”地拍向老六的肩头。“咣当”一声,“巨钳”落在了桌上的酒瓶子上。
季峰呆立窗前,阴沉沉的脸上在星光下象一具僵尸。良久,他举起酒杯一饮而进,“不要弄个不愉快的结局。酒没了,尚未尽兴,再去弄些,今夜一醉方休。”
季峰的话似乎让我们找到了往日的感觉,气氛又活跃起来。
于是老大和老二去买酒,老六老八去弄菜,其余的做内应。他们敏捷的从窗户顺绳滑下二楼,时间不大,弄来几瓶“大泉源”,一些啤酒,菜是几袋花生豆、榨菜、火腿,还有从农户菜园里摸来的小葱、黄瓜等。
再次围坐畅饮。我们谈妥了联名上书计划,以及找哪些女生签名,怎样对待班主任的责难。
季峰见已无力挽回局面,也不再做声。
一切商讨妥当,但最为棘手的是谁当班长,这么一个乱摊子,谁有把握管好?就象没有老鼠敢给猫系铃一样。
一弯新月冲破远山阻隔升起在东方。她象个晶莹剔透的精灵,在深蓝的天空中飞梭穿行,重重乌云也抹煞不了她冰清玉洁的灵魂,她欢快的跳出重幔,倾泻满天银光。
那个精灵透过窗子落入酒杯,季峰望着酒杯里冰清玉洁的东西发愣。
“我当班长!”季峰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咕咚”一声,他将那漾在酒杯里的月牙喝进肚里。他已眼圈发红,坐立不稳。
季峰又点燃一支烟,喷云吐雾。“我们本是一群善良可爱优秀的男孩,凭着好学上进的精神走进农校,我们也曾胸怀大志,想以真才实学成就一番事业。我们也喝酒但很少闹事,因为我们的心灵在这个道德末世还算干净。虽然每个人的脾气性格各不相同,有时也发生矛盾,但是我们在生活上彼此关心,思想上彼此扶持、启发、鼓励……这一切都令人终生难忘。”
向来浮躁的老六也被这一番动情的话打动,说道:“是啊,我们虽然经常发生矛盾,但是我们相处了两年,彼此之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真挚友情,哥几个每次象这样凑个十几二十来块的钱喝顿酒,哪怕只有几颗花生豆,也够痛快的,这种感觉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我敢保证多年以后,当大家有了钱,就算在霓虹闪烁中吃着生猛海鲜喝着名酒,也找不到现在这种畅快的感觉。”
季峰深深吸了一口烟,仰在床上继续说道:“在这个浮躁的年代,我们迷失在现实的泥沼中,受社会风气影响,开始不学无术,但是我们却在无形中影响了班级上其他好学生,特别对真诚善良好学上进的老四,更是一种折磨,班级里学不好,回到寝室还要被我们吵闹不得安静。我们扪心自问,良心过得去吗?自己不学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妨碍别人!”
季峰何以推心置腹的说出这么理性的话呢?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将烟蒂狠狠的抛出窗外,继续说道:“我们渴望集体温暖,大家亲如兄妹和睦相处。只是我们的心灵杠杆有些失衡,逆反心理太重,班长一点点骄横就让我们心生敌意。其实她也是为了我们这个集体,想把工作做好。只是她不知民心所向,越是肆意妄为的压制,越是导致反抗不团结。恶性循环在无形中形成。”
季峰忽然端起酒杯冲着我说:“我搅浑了一池清水,让你这样的好学生深受牵连……老四,我对不住你啊!”
“过去的我们可以忘记。”我安慰道,“这一次改选后,你若把班级带好,一切从头开始,我们都会重新认识你的。”
这一夜我们都喝多了。迷迷糊糊中,我好象听到有人吐了;我好象看到季峰又哭又闹发起癫来;我好象看到季峰发泄似的把一个酒瓶子摔到窗外;我好象听到舍务老师推门进来大骂了一通;我好象听到有人求情别告到学校而愿意接受班主任的内部惩治……
我好象什么都不知道了……
夏日的午后,阳光炽烈如火,从窗子照射进教室。教室里气氛紧张,换界选举正在激烈的进行着。时间静止,空气凝滞,只有大家的心跟着选票的飞舞而跳动,仿佛有一面鼓在我们心中擂响。
躁动中,我的心早已经飞出了灵魂。如果我们的阴谋得逞,对班长逸清会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她为了管理好班级费尽了心思。我又有什么脸面面对她,我一直支持她的工作,一直和她是心灵和学习上的挚友,而如今我将暗地里出卖了她。几天来,我多少次想偷偷的告诉她我们的阴谋,但是我没有勇气开口,良心和道德一直在谴责我的懦弱!
“哗……”一阵掌声把我从思绪中惊醒。原来,选举已结束,季峰以绝对优势稳坐了班长宝座。逸清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她如此孤立无援,趴在桌子上抽泣起来。很多同学露出得意的笑。
就在他们暗自得意时,班主任奔月老师走上讲台,板起那漂亮的脸孔,温柔的眼神变成了两道寒光,严肃的说:“你们真的不简单,学会玩阴谋了!季峰已告诉了我,他不能当班长,你们重选。”
平地一声雷。
我们惊呆了,可怜我们这帮同伙还蒙在鼓里;可惜这么多天筹措预谋这场革命的心血;可笑我们被兄弟出卖了还运筹帷幄的表演闹剧。
我的眼前烟雾迷蒙,再也看不到一点和谐温暖与团结的影子。
再次选举后,我们心惊胆战,如临大敌,不知班主任将让我们走进一个什么样的“悲惨世界”。
“咯噔咯噔”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轻空而又响脆,敲击在我们颤栗的心上。
“这次选举的班委会大家还满意吧?”奔月老师走上讲台说,“在大家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公平的选举班委会,这也是季峰欺骗你们的目的。我应该向大家道歉,我的独断专行害得大家明争暗斗的度过了两年不愉快的时光。我对班长的管理过分放任,致使作出了许多不近人意的决定,动不动就罚款、惩处,没有理解,没有信任。‘失民心者失天下’。其实你们正值青春年华,本是善良可爱的少男少女……”
班主任一改往日骄横的语气,象一位温柔可亲的大姐姐,她明亮的眼睛不再咄咄逼人,充满慈爱与温情,我们这才发现我们的奔月老师是这样的漂亮。
“我希望在新一界班委会领导下,大家和睦融洽的相处,一起牵手走过这段美好的青春岁月。这也是冬的愿望,然而他已无缘与你们相聚了。”班主任秀丽的脸庞滑过两串晶莹的泪滴,她拭去泪,下意识的向冬的座位望去,我们才发现他的座位已空。
“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两年前季峰也和你们一样满怀理想与抱负的走进我们农校,但是他逐渐被社会的不良风气所侵染,抽烟、喝酒、打架,频繁的出入歌舞厅,他看到了这个世道如果软弱就要挨欺负,由于和社会上的地痞交往过密,而误入黑道,加入了一个叫菜刀门的帮派。一个月前血洗农校的恐怖事件大家还记忆犹新吧,据说是我们学校有人得罪了卫校的人,他们就暗中勾结菜刀门的杀手要血洗我们农校,那一次也多亏了季峰挺身而出,挥舞着一把菜刀象发狂的狮子一样乱砍,才使得我们农校幸免于难。不幸的是混战中,他砍伤了一条人命,现在已经被公安局逮捕。临走时他留下一封信。”
班主任展开一封信,用颤抖的声音读着: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我们即将成为两个世界上的人,在高墙电网的炼狱里,我将在痛苦与悔恨中遥想在充满阳光的世界上,一个坏男孩所虚度的青春。为什么总在失去时才懂得珍惜呢!生命原本美丽,我们年轻的心灵不要被灰尘所蒙蔽。
“青春年少的我们原本纯真可爱、正直向上,我们渴望理解,渴望交融!好想好想和你们在一起,牵手走过这如诗如梦的青春时光。我愿用我生命的代价换取大家醒悟。”
静静的教室沉浸着忧郁、凄伤……
晶莹的泪光中,我仿佛看到二十九位兄弟姐妹正牵手眺望远方,那个棱角分明的绛紫色的脸庞绽放着花朵般的笑靥,季峰挥动着手臂,迈着青春的脚步向我们走来。

后记: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同学们,请同学们对号入座。我不知道写下这些文字究竟是为了警醒还是为了怀念,是为了忘却还是为了记忆。我只想以我平实的文字记录下一段将要忘却的记忆。真实的故事不需要任何加工与修饰,只要有善于发现的眼光,生活本身就是一个艺术品。

共 485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描写的是学校里的一些现象,几个问题学生把班级搅得不得安宁,他们不好好学习也罢还拉帮派,实在使人汗颜。当季峰走向监狱的那个时刻,同学们才意识到学习的重要。作品的主题思想鲜明,情节似乎不够紧凑,前面叙述得略显拖沓,后面又略显突兀,总体布局不是很好。[实习编辑:柳絮如棉]
1 楼 文友: 2008-12-28 22:21:58 想起了那些学校里的时光,呵呵

文字还得多提炼修饰~ 繁华的尽头,菖兰微笑
2 楼 文友: 2009-11-25 17:17:15 真实,真切,真情,真意 我可以在这里做我自己,你也可以在这里留下你的印记,
 楼 文友: 2015-09-12 19:44: 9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内蒙古治疗男科费用
盐城中医癫痫病医院
治疗脖子疼的好方法
猜你喜欢